南山喃


更新时间:2016-09-01 15:55:17

   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,独自在海上飘飘摇摇。当你看厌了沿途的风景,你一定会遇到它,并在它南面的海岸上短暂停靠。有一瞬间,你认为会和它永远接壤,却想不到有一天,你会再次起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我来了,南山非常好客,热情地欢迎了我。之所以这么说,倒不是因为那些迎面便送来的“吃饭不”“住宿不”,而是山,美丽的南山。她像是一位丰姿绰约的女子,迎接一位熟识的朋友。她热情地张开双臂,冲我甜甜地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如果不是因为败了的樱花,我不会看到那绚烂的山茶。
    如果没有下了些小雨,我不会体会那海棠烟雨的韵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这便是南山的造化之功。不是正当时,恰是正当时。四时之景不同,览物之情不同,既有眼前灿烂的山茶,又何须孜孜以求那梦中的樱花呢?或许那樱花纷飞只适合梦中呢,抑或是现实的樱花不必那么凄美呢,又抑或是樱花本就是不属于我的景致呢?大抵也就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此刻的彼此,时间和空间难有了的一次默契,不正如南山季节变迁的写照麽?过往的岁月,没有高潮,如曲浅奏,如歌浅唱,没有啼血之歌,它却依旧婉转细长,流向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轻轻踏在大地上,一步一步,踏稳了走,放慢了走。每一棵草木都在春阳中舒缓呼吸。我看见神的目光,隐在树林、云端、风里,默然注视,寂静观照。草木是他的孩子,他赋予它们父亲一样的深爱。
常说: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生在此山中”。南山却不尽然,你只有真正生活在南山,才会感受到它的独有韵味,此话绝不做假。